研究背景

漢藏兩系大藏經所保存的密教文獻,除了在文獻數量上有很大的不同外,對於密教的分類方式也有根本性的差異。

日本密教認為密教概括在雜密、胎藏界密法與金剛界密法三大範疇中,而藏地著名歷史學家布敦寶成(bu ston rin chen grub)則認為密教分成事部、行部、瑜伽部、無上瑜伽部四部密續,其中的事、行、瑜伽部密續對應的即為日本密教學者認為的三大範疇。

儘管藏傳學者一向主張無上密瑜伽是最高超的修持,但根據現代學術考證,密教學者有確切證據指出無上瑜伽部隸屬金剛界密法,為瑜伽部密續的範疇或延伸。

而根據印度密教大師佛密(sangs rgyas gsang ba)的著作顯示,事部與行部密續則不存在確切的分界線。

簡而言之,密教以金剛界密法與胎藏界密法為兩大類,但目前台灣相關研究並不興盛。
藏傳密教公認事部與行部有四部通用密續,是行者修持諸如不動佛、阿彌陀佛、綠度母、文殊菩薩等一切隸屬於這兩部的本尊時,所使用的通則。

這四部密續內強調的內容有所不同,這四部中的三部經典都已在唐宋時期翻譯成中文,但闡述最關鍵禪定法門的後靜慮續卻仍然沒有中文譯本,其中對觀想秘訣的討論極為之廣泛與深入,作者更提到:「如果不懂得最秘密的密教三昧,那就算是努力苦行修持密法的仙人也無法成就。」其中的觀想次第更是一切金剛界與無上密修持的礬石。

因此,本會的研究流程計畫如下:

1 翻譯佛密所著之《後靜慮續》注疏及本續—〈金剛佛頂續〉。
2 翻譯佛密與勝覺所著之《妙臂菩薩所問經》、《蘇嗣耶經》與《蘇悉地羯羅經》注疏,並比較此三部之漢藏文本。
3 整理並對應漢藏大藏經中之密教事部典籍。
4 比較胎藏界密法的根本典籍—《大日經》之漢藏文本,以作為建立事部與行部密續之關聯基礎。